快捷搜索:    2018  朱一龙  中国女子  创意文化园  88888  88888JyI=  ELT(75=34,88888)

usdt回收(www.caibao.it):让患者有尊严地死去?这一法案拟为安乐死放宽条件

USDT自动API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原题目:让患者有尊严地死去?这一法案拟为安乐死放宽条件

美国新冠肺炎疫情愈发严重,感染率和殒命率连续攀升。在此靠山下,华盛顿州举行了HB 1141法案的听证会,以期进一步改善《尊严殒命法》(Death with Dignity Act)。

HB 1141法案设计做出一些调整,包罗放宽患者“安乐死”的资格条件,允许非医疗专业人士介入;缩短甚至免去患者守候殒命的时间;允许远程咨询和开处方等。

然而,这些提议引发了很大的争议。Discovery研究所人类破例论研究中心(Discovery Institute’s Center on Human Exceptionalism)高级研究员韦斯利·史密斯(Wesley J. Smith)示意,协助自杀(assisted suicide)正当化之后,执法中为防止这一权力滥用而制订的一些“珍爱准则”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削弱。

他说,这不是一个会不会的问题,而是时间问题。

HB 1141法案召开立法听证会

2021年1月18日,华盛顿州委员会举行了HB 1141法案的听证会,听取了多方证词,包罗同情与选择行动网络(Compassion & Choices Action Network)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金·卡里南(Kim Callinan)、华盛顿州生命终结委员会(End of Life Washington Board)主席罗伯特·弗里(Robert Free)以及其他支持该法案的医疗机构和医护人员。

HB 1141法案是一项两党法案,由卫生康健委员会(Health and Wellness Committee)成员斯凯勒·鲁德(Skyler Rude)(共和党)和妮可·麦克里(Nicole Macri)(民主党)提出。

该法案没有改变现行执法下的患者资格尺度:患者必须是有自主判断能力的成年人,能够自行服用处方,且生命仅剩或不足6个月;必须以自己的名义提交申请,而且接受迁就治疗(palliative care)(编者注:迁就治疗是一种跨学科的医疗照顾护士方式,旨在优化生涯质量并减轻严重庞大疾病患者的痛苦。)的相关教育;可撤回申请,或者决议不使用处方。

此外,临终医疗救助(Medical aid in dying)不允许静脉注射或皮下注射,也不允许用输液的形式。这项禁令适用于医生、患者家族及患者本人。

现在,除华盛顿特区外,美国尚有9个州也批准了临终医疗救助。凭据执法,若是绝症患者仅剩或不到6个月生命,且有自主判断能力,那么若该患者无法再忍受疾病的痛苦,其可获得医生的处方,在睡梦中死去。

史密斯以为,在进一步“改善”协助自杀正当化的过程中,倡议者总是答应,严酷的准则能防止人们滥用这项权力。然则,正当化之后,这些准则就被斥为“障碍”,阻止了患者的真实意愿表达。若是政治流动家找到逃走执法制裁的方式,执法就真正松动了。

华盛顿州现在正处于“松动”的过程中。事实上,这也不是华盛顿州第一次设计放宽限制条件了。

非医疗专业人士可介入患者安乐死

HB 1141法案提议中写道,允许高级执业注册护士(Advanced Practice Registered Nurses)和医生助理(Physician Assistants)担任其主治(attending)医师或咨询(consulting)服务提供者。患者获得处方药需要经由两个步骤:心理评估和开处方。其中,对患者举行心理评估的咨询服务提供者或开处方的主治医师中,有一方是医疗专业人士即可。

这意味着,主治医师和提供咨询服务的人,都不必是患者的历久医生。若是熟悉患者的医生拒绝开出致命处方,患者可以要求提倡协助自杀的团队先容一个可以开处方的主治医师,而后者又可以先容一个支持协助自杀的咨询服务提供者。

“咨询”是指在自杀前,患者和执业精神科医生、心理学家、私人诊所的社工、高级社工、心理保健照料或高级执业注册护士之间,举行多次需要的相同。相同之后,后者会判断该患者是否具备自杀资格,是否存在因精神或心理障碍,判断力受损的情形。

凭据HB 1141法案提议,完成“咨询”这一步的心理保健照料不再限定于执业精神科医生或心理学专家。

对此,协助自杀正当化专家理查德·多弗林格(Richard Doerflinger)持有异议。

在一份否决HB 1141法案的证词中,多弗林格论述了该法案可能存在的风险:凭据该法案,患者的心理评估可以任由不具备医学资质的人完成。心理保健照料可以是为了钱提供咨询服务的任何人。

法案拟为协助正当自杀放宽条件

除新增非医疗专业人士可介入协助患者自杀外,HB 1141法案还设计放宽其他方面的限制,包罗如下方面:

,

Usdt第三方支付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该法案拟将患者守候殒命的时间从15天缩短至72小时,且允许在主治医师和咨询服务提供者均以为患者已濒临殒命的情形下,直接免去其守候期。

对此,多弗林格示意,这项改变意味着若是一位医生和一位非医疗专业人士以为患者相符使用致命药物的条件,那么他们在执法上永远是准确的。而且,执法还允许他们把患者的自身意愿列为判断依据。

他以为,这样一来,任何一家医疗机构都有可能酿成直通式自杀诊所。

该法案设计使小我私家从药房获得处方的方式和时间都变得加倍现代化。有时,患者的咨询事情可以在zoom或skype上完成。

换句话说,患者和开处方的主治医生、咨询服务提供者相识的时间很短,且相识的目的就是为了竣事患者的生命。

卡罗尔·帕罗特(Carol Parrot)是住在华盛顿州一座岛上的医生,也是协助自杀的支持者。她示意,来她这儿开处方或做咨询的患者当中,90%都是通过网络联系。帕罗特通过视频来目测患者的症状、行动力、情绪和呼吸状态。

“我的患者喜欢这种远程服务。由于他们不用换衣服,不用开车25英里(约40公里),就为了见一个新的医生。而且,他们不需要坐在候诊室守候。”她说。

帕罗特以为,通过视频通话,她可以获得大量需要的信息,足够领会患者和殒命的距离。她一点儿也不觉得,缺失和患者的近距离接触会有多糟糕。

协助患者自杀是否合理?

协助自杀是否合理,就像“先有鸡,照样先有蛋”这个经典问题一样,或许永远都不会有谜底。

2008年,《尊严殒命法》获得了华盛顿州选民的批准,于2009年生效。今后12年间,华盛顿都没有泛起权力滥用或胁迫殒命的案件。

卡里南示意:“今年,新冠肺炎疫情让人们更深入地领会到亲人在生命终点所遭受的痛苦,也领会到了现代医学的局限性。因此,华盛顿州有需要进一步改善《尊严殒命法》,使之更好地反映当前的医学实践,辅助华盛顿选民免遭不需要的痛苦。”

华盛顿州生命终结委员会执行主任朱迪·金尼(Judy Kinney)也支持协助自杀,他示意,“在华盛顿,有太多人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饱受折磨。HB 1141法案保留了对华盛顿选民最主要的珍爱,而且消除了障碍。对希望终结生命的患者而言,这些障碍往往会加剧他们身体、心理的双重痛苦。”

然而,有人赞许,就有人否决。美国墨西哥通俗外科医生安东尼·维吉尔(Anthony Vigil)示意,协助自杀是一项危险的公共政策,它伤害了社会中最懦弱的群体。现在,新冠肺炎病毒肆虐全球,患者最不需要的就是“殒命”。

维吉尔以为,“无法忍受的痛苦”不能成为正当化协助自杀的理由。

在美国俄勒冈州,协助自杀正当化的时间最长。然则,最常见的5大缘故原由都与“无法忍受的痛苦”无关,包罗无法加入喜欢的流动、失去自主性、失去尊严、成为家庭或照顾者的肩负以及失去对身体性能的控制。

“这5个缘故原由确实也很严重,但患者应该获得的是响应的综合治疗,而不是殒命。”他说道。

此外,维吉尔以为协助自杀会推翻医生作为“治疗者”的角色,使其成为过早殒命的介入者。这种角色上的转变会损坏患者对医生的信托。而在诊疗过程中,患者必须足够信托医生。

维吉尔示意,自希波克拉底奠基西方医学基础以来,已经由去2500年。然则,这些协助自杀的支持者似乎并没有跟上时代的措施,他们反而变得越来越沉闷、缺乏想象力,甚至有了退化的趋势。

他以为:“立法机构的起劲偏向,应该是让患者获得更好的照顾护士,获得更多的选择。”

参考资料:

1. National Review:Washington Bill to Let Non-Doctors Participate in Assisted Suicide

2. Compassion & Choices:Compassion & Choices Action Network and End of Life Washington Urge Passage of Bill to Improve Death With Dignity Act

3. The CT Mirror:Separating myth and reality in aid in dying

4. The Conversation:Dying virtually: Pandemic drives medically assisted deaths online

发表评论
新快网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